冯骥才随笔集,玉皇的传说

来源:http://www.nimbusinbound.com 作者:时时彩平台官网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19-11-27
摘要:峡山,位于潍坊市区东南约几十公里处。这里的山不高,因为四周是平原,方才显得有些突兀。峡山区也是因为此山而得名。新区虽然刚刚成立几年,发展面貌却是日新月异。冬天里的

峡山,位于潍坊市区东南约几十公里处。这里的山不高,因为四周是平原,方才显得有些突兀。峡山区也是因为此山而得名。新区虽然刚刚成立几年,发展面貌却是日新月异。冬天里的峡山,自是别有一番景色。

峡山往东十几里,坐落着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庄,村子不大,但在过去远近闻名,这个村庄名曰白家营,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说起

那时,大地依然一派毫无松动的严冬景象,土地邦硬,树枝全抽搐着,害病似的打着冷颤;雀儿们晒太阳时,羽毛乍开好像绒球,紧挤一起,彼此借着体温。你呢,面颊和耳朵边儿像要冻裂那样的疼痛……然而,你那冻得通红的鼻尖,迎着冷冽的风,却忽然闻到了春天的气味!春天最先是闻到的。这是一种什么气味?它令你一阵惊喜,一阵激动,一下子找到了明天也找到了昨天——那充满诱惑的明天和同样季节、同样感觉却流逝难返的昨天。可是,当你用力再去吸吮这空气时,这气味竟又没了!你放眼这死气沉沉冻结的世界,准会怀疑它不过是瞬间的错觉罢了。春天还被远远隔绝在地平线之外吧。但最先来到人间的春意,总是被雄踞大地的严冬所拒绝、所稀释、所泯灭。正因为这样,每逢这春之将至的日子,人们会格外的兴奋、敏感和好奇。如果你有这样的机会多好——天天来到这小湖边,你就能亲眼看到冬天究竟怎样退去,春天怎样到来,大自然究竟怎样完成这一年一度起死回生的最奇妙和最伟大的过渡。但开始时,每瞧它一眼,都会换来绝望。这小湖干脆就是整整一块巨大无比的冰,牢牢实实,坚不可摧;它一直冻到湖底了吧?鱼儿全死了吧?灰白色的冰面在阳光反射里光芒刺目;小鸟从不敢在这寒气逼人的冰面上站一站。逢到好天气,一连多天的日晒,冰面某些地方会融化成水,别以为春天就从这里开始。忽然一夜寒飙过去,转日又冻结成冰,恢复了那严酷肃杀的景象。若是风雪交加,冰面再盖上一层厚厚雪被,春天真像天边的情人,愈期待愈迷茫。然而,一天,湖面一处,一大片冰面竟像沉船那样陷落下去,破碎的冰片斜插水里,好像出了什么事!这除非是用重物砸开的,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但除此之外,并没发现任何异常的细节。那么你从这冰面无缘无故的坍塌中是否隐隐感到了什么……刚刚从裂开的冰洞里露出的湖水,漆黑又明亮,使你想起一双因为爱你而无限深邃又默默的眼睛。这坍塌的冰洞是个奇迹,尽管寒潮来临,水面重新结冰,但在白日阳光的照耀下又很快地融化和洞开。冬的伤口难以愈合。冬的黑子出现了。冬天与春天的界限是瓦解。冰的坍塌不是冬的风景,而是隐形的春所创造的第一幅壮丽的图画。跟着,另一处湖面,冰层又坍塌下去。一个、两个、三个……随后湖面中间闪现一条长长的裂痕,不等你确认它的原因和走向,居然又发现几条粗壮的裂痕从斜刺里交叉过来。开始这些裂痕发白,渐渐变黑,这表明裂痕里已经浸进湖水。某一天,你来到湖边,会止不住出声地惊叫起来,巨冰已经裂开!黑黑的湖水像打开两扇沉重的大门,把一分为二的巨冰推向两旁,终于袒露出自己阔大、光滑而迷人的胸膛……这期间,你应该在岸边多呆些时候。你就会发现,这漆黑而依旧冰冷的湖水泛起的涟漪,柔软又轻灵,与冬日的寒浪全然两样了。那些仍然覆盖湖面的冰层,不再光芒夺目,它们黯淡、晦涩、粗糙和发脏,表面一块块凹下去。有时,忽然"咔嚓"清脆的一响,跟着某一处,断裂的冰块应声漂移而去……尤其动人的,是那些在冰层下憋闷了长长一冬的大鱼,它们时而激情难捺,猛地蹦出水面,在阳光下银光闪烁打个"挺儿","哗啦"落入水中。你会深深感到,春天不是由远方来到眼前,不是由天外来到人间;它原是深藏在万物的生命之中的,它是从生命深处爆发出来的,它是生的欲望、生的能源与生的激情。它永远是死亡的背面。惟此,春天才是不可遏制的。它把酷烈的严冬作为自己的序曲,不管这序曲多么漫长。追逐着凛冽的朔风的尾巴,总是明媚的春光;所有冻凝的冰的核儿,都是一滴春天的露珠;那封闭大地的白雪下边是什么?你挥动大帚,扫去白雪,一准是连天的醉人的绿意……你眼前终于出现这般景象:宽展的湖面上到处浮动着大大小小的冰块。这些冬的残骸被解脱出来的湖水戏弄着,今儿推到湖这边儿,明日又推到湖那边儿。早来的候鸟常常一群群落在浮冰上,像乘载游船,欣赏着日渐稀薄的冬意。这些浮冰不会马上消失,有时还会给一场春寒冻结一起,霸道地凌驾湖上,重温昔日威严的梦。然而,春天的湖水既自信又有耐性,有信心才有耐性。它在这浮冰四周,扬起小小的浪头,好似许许多多温和而透明的小舌头,去舔弄着这些渐软渐松渐小的冰块……最后,整个湖中只剩下一块肥皂大小的冰片片了,湖水反而不急于吞没它,而是把它托举在浪波之上,摇摇晃晃,一起一伏,展示着严冬最终的悲哀、无助和无可奈何……终于,它消失了。冬,顿时也消失于天地间。这时你会发现,湖水并不黝黑,而是湛蓝湛蓝。它和天空一样的颜色。天空是永远宁静的湖水,湖水是永难平静的天空。春天一旦跨到地平线这边来,大地便换了一番风景,明朗又蒙。它日日夜夜散发着一种气息,就像青年人身体散发出的气息。清新的、充沛的、诱惑而撩人的,这是生命本身的气息。大地的肌肤——泥土,松软而柔和;树枝再不抽搐,软软地在空中自由舒展,那纤细的枝梢无风时也颤悠悠地摇动,招呼着一个万物萌芽的季节的到来。小鸟们不必再乍开羽毛,个个变得光溜精灵,在高天上扇动阳光飞翔……湖水因为春潮涨满,仿佛与天更近;静静的云,说不清在天上还是在水里……湖边,湿漉漉的泥滩上,那些东倒西歪的去年的枯苇棵里,一些鲜绿夺目、又尖又硬的苇芽,破土而出,愈看愈多,有的地方竟已簇密成片了。你真惊奇!在这之前,它们竟逃过你细心的留意,一旦发现即已充满咄咄的生气了!难道这是一夜的春风、一阵春雨或一日春晒,便齐刷刷钻出地面?来得又何其神速!这分明预示着,大自然囚禁了整整一冬的生命,要重新开始新的一轮竞争了。而它们,这些碧绿的针尖一般的苇芽,不仅叫你看到了崭新的生命,还叫你深刻地感受到生命的锐气、坚韧、迫切,还有生命和春的必然。

西北风越过山顶,掠过湖面,穿过树林,吹在人的脸庞,冷冷的,却因为峡山湖的缘故,又多了几分湿润的感觉。湖畔沿岸是多年的垂柳,虽翠绿不在,仍随风曼舞,婀娜多姿。

婶子大娘们揉了把眼睛,擦掉泪水,只见这孩子长相出众,方头大耳、红活圆实。夫妇俩喜泪如雨,给孩子取名百忍,意喻能忍受世间千百种苦难。

远处,警灯闪烁的警车行驶在环湖路上,在守护着这方安宁。枯黄的百草,在装点着冬天的颜色;平静的湖面,在沉寂着冬天的热情;穿梭的冬风,在撩拨着冬天的琴弦;游子的乡愁,在浓郁着冬天的味道……

舅母于氏把百忍当做不祥的异端,对百忍百般刁难,年幼的百忍吃不饱穿不暖受尽了生活的磨难。夏天冒着酷暑去河边割草,他跟河边的小鱼诉说心事,他的忧愁比潍河的水还要悠长;冬天顶着严寒去山上砍柴,他向树上的鸟儿倾吐衷肠,他的心事比峡山的石头还要沉重。十多个春夏秋冬,十几次草长莺飞,小百忍在凄风苦雨里长成了英俊的少年。虽然每天都食不果腹,但是百忍的眉宇间不乏刚毅顽强。

现在,峡山已为葱绿所覆盖,砺阜山更是桃林满目。若逢阳春三月时节,应是千绿竞秀,万红争芳。让人不禁想起八公山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悲凉。抚古思近,恍若隔梦。脑海中浮现出朱熹的那首《秋声》:“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真是青春易老,流水不居,让人心生多少的感怀喟叹。

饥寒交迫的年代,野兔是多么珍贵的食材,面黄肌瘦的百忍多么需要食物来填充自己的肚子,如果把这只野兔带回家,说不定会给舅母那张总是写满厌烦的脸带来一丝丝喜悦。百忍小心翼翼的探下身,小声说:野兔野兔不要怕,抱你上来快回家。伸出一双龟裂的布满冻疮的紫山芋手,一只手抓着野兔的双耳,一只手托着野兔的腹部把野兔抱上来,慢慢地把它放在雪地上,拂去它身上的雪花。野兔抖擞了一下身上的雪花,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弹跳着跑到了树林里,雪地上留下一串好看的脚印。

晴日里,站在峡山湖南侧一隅北望,偌大的水面中有几处小岛点缀其间,仿佛为一方水晶蓝布面印上去的花样图案。此刻的峡山,虽远眺可及,却显得几分模糊、几分渺小。这里的天空是湛蓝的,湖水是亮绿的。湛蓝是因了周围的极少污染,亮绿是因了湖水的幽深和反光。天水相映,绘成了一幅广袤无垠的美卷,与《敕勒歌》中所描绘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透过残破的窗子,百忍看到舅母的炕上点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黄豆大小的灯花映照着于氏布满污垢的死灰一般的脸,这张脸好像入冬以来就从没洗过。百忍好像也从没见过这张脸笑过。

若是天气极冷时,湖水为冰面所覆盖,在阳光的照耀下,银光闪闪。湖面上的野鸭随处可见,或一大群簇拥着站在冰面上,或零星的几只在没有冰封的水里觅食嬉戏。运气好的话,还能看见几只白天鹅伫立在冰面上,洁白无瑕,格外引人注目。适逢降雪过后,白茫茫的湖面上呈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偶有两处未曾冰封的“气眼”,好似北极熊的双眸,在望眼欲穿地渴盼春天。房屋树枝上也披上了银装。屋顶树枝上的雪多半是在阳光的照射下溶化的。倘若下的是大雪,当天消融不尽,次日凌晨,屋檐下便是一排排参差不齐的冰凌。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惹人可爱。不时的冬风,间或调皮地吹落一些摇曳枝头上的雪花,落雪无痕,瞬间归于沉寂。枝头间跳跃的小鸟,宛如一动静相宜的图画。

本故事地址:

峡山的冬天是美丽的,一如那夕阳映彩霞;峡山的冬天是宁静的,一如那繁星辉苍穹……

这时只见满屋生光,熠熠生辉,炕洞里由内向外冒着火舌,如赤龙一般,屋里顿时暖和起来。

峡山的风景是美丽的。悠久的历史渊源,深厚的文化底蕴,更让今日峡山增添了几许神秘色彩和钟灵毓秀。相传宋朝着名的儒学大师朱熹曾在朱子村讲学授道。讲学之余,他游览了盖公山、砺阜山、浯河、潍河等处。在拜谒盖公堂时,他在墙壁上题写了“经书造就齐相国,衣冠不改汉儒生”的名句,以赞颂盖公功绩。湖水东畔,曾孕育过着名汉代经学大师郑玄。而今,矗立在郑公祠内的古柏,据传为郑玄亲植,虽逾千年,至今风雨无恙,让人称奇。楚汉时期着名的潍水之战,也发生在这里的潍河,其悠久的历史由此可窥豹一斑。

疲惫不堪的百忍放下那捆笨重的木柴,冷气立刻袭到满是汗水的脊背,百忍打了一个寒战,此时此刻身上的衣服已经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他迫切需要的是填满肚子、烤烤衣服,但他不敢如此奢想,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走向舅母的房间。

天有不测风云,百忍三五岁时,厄运降临,父母相继去世。这颗含在嘴里怕化了托在掌上怕掉了的玉珠从此滚落到了地上。孤苦无依的小百忍被送到白家营村姥姥家,由舅舅和舅母抚养。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白家营村的白姓人家出落了一个俊俏的姑娘,当嫁之时,经媒妁之言,嫁到了高密谭家营的张家。这白姑娘与张公子新婚燕尔,贫穷寡淡的日子亦能孕育出浓厚的感情。

冬天的夜幕降临的特别快,风明显的小了,摇摆了一天的树枝也好像累了,只剩下树梢在微微晃动。冰封的潍河连同两岸的村庄都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看不到原本熟悉的两岸,借着白雪的亮光依稀发现村庄的烟囱里冒出了缕缕炊烟,百忍听见自己肚里的小曲唱得更加欢快起来。

山不算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寄人篱下倍受炎凉

长身体的百忍每天都要干好多农活,饭量自然增大。挑剔的舅母嫌他吃得多干得少,含沙射影撵他走人。

这是婚后第二年的,此时正是数九寒天,外面大雪纷飞,屋里一盘土炕,一床棉被。棉被里的女人正在经受一场生死劫难,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喊过后,传来婴儿呱呱落地的啼哭声。这哭声让在场的人悬着的心落下去又悬上来,过了这道鬼门关还有无数的鬼门关等着呢。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北风呼啸、鸟雀不飞。百忍到峡山前面的草山砍柴,单薄的衣服先后被树枝划破了好几个洞,一双单鞋因为太小无法装得下冻得通红生有冻疮的脚后跟。百忍踏着积雪艰难的行走在崎岖的山间小路,凭着记忆寻找易于攀登又不至于滚落到雪山深涧的地方。百忍发现前面山坡上一棵树的树枝被积雪压弯到差不多够得到的程度,他用手中的钩子勾住树枝用力往下一拉,随着树枝的咔嚓一声,百忍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跌倒在积雪的山坡上,顺势又滚落到深涧之中,还好积雪太厚没有伤到筋骨,百忍惊魂未定,慌忙爬起,拍打身上的雪,准备往上爬,却发现自己赤脚站在积雪里,那双通红的脚木木的早就失去了知觉。百忍沿着深涧寻找自己那双用来度冬的单鞋,却发现一只野兔掉在雪窟窿里,往上跳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百忍。

一捆远远超出百忍身高和体重的树枝立在雪地上,百忍呵呵了那双沾满泥垢、雪水、血渍和长满冻疮的手,蹲下身体吃力地驮起那捆木柴,木柴离开地面仅有半扎高,单薄的身体立刻倾轧在树枝里面,树枝的间隙里别着那双早已湿透的单鞋,鞋子的底和帮被撕裂。雪地上留下一串间距不均深浅不一的脚丫印。

蜿蜒绵长的潍水河畔,有一座坚实耸立的山,山不算高,但险峻挺拔,这座山名曰峡山。山的前面有一水库,水库很大,号称齐鲁第一库,名曰仙峡湖。相传很久以前,这里群仙云集、神龙出没,留下了一个个美丽的神话传说。

百忍出世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发布于时时彩平台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冯骥才随笔集,玉皇的传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